热门搜索: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
服务电话 024-96192/23945006
 

考试

编号:
wx1201114927
销售价:
¥16.20
(市场价: ¥20.00)
赠送积分:
16
数量:
   
商品介绍

生命的那个起点,学了走路时的跌撞,长大之前的无知乃至顽劣,都是值得认认真真致敬的,因为美好的生命是一首完整的歌,因为生命后来的栽种,后来的方向……全部由这个真实的起点而启发的。
稍微读一些不是立刻就懂的文字和故事,也是童年生命应该进行的事,读一点,就长高一点,童年是很容易长高的,这也是要向它致敬的理由。

“梅子涵致敬童年”用独特的“梅”式语言为小读者讲述了或温暖、或戏谑、或忧伤的童年故事。作者梅子涵仿佛重回童年,用一颗童心触摸生活,自然灵动的文字,细腻动人的情感,鲜活的人物形象与传神的插图,带给小读者别样的阅读体验,温润心灵,抚慰成长。这个系列的故事,既是写给孩子们的,也是写给作者自己的,它还是写给那些曾经是孩子的达人们的。
《考试(梅子涵致敬童年)》讲述了作者本人小学毕业考初中的故事,虽然是考试,但故事里没有凶神恶煞,没有大打出手,没有上蹿下跳,没有鸡飞狗跳……一切都那么风平浪静,云淡风轻。故事里的孩子都是那么天真的孩子,一如既往简单的快乐。这才是童年该有的样子。

他叫梅子涵,
在大学校园里,他是梅教授;
在儿童文学的路上,他是有名作家;
在爱他的孩子那儿,
他是子涵伯伯子涵叔叔子涵哥哥,
不过总有,
他一定就成为真正的子涵爷爷了。
他是一个在黄昏来到孩子窗边的点灯人。
用文学点亮灯柱,
于是窗外的路上亮了,
孩子和父母的生活里有文学了。
文学真好,日子轻盈、浪漫、诞生很多的爱。
他讲着经典,讲着很好,
讲着文学里的高度,
他还讲着童年,讲着长大,
讲着做一个像像样样的人,
讲着的时候,很多的人欢喜了,又落泪了,
他也落泪了,他喜欢,
大家称他是一个诗意的演说家,
他像那个花婆婆一样,
为世界做着“第三件事”。

《梅子涵致敬童年 考试》无目录。

    我没有费什么力气,就考取了重点中学。
    我们班级只有两个人考取这个学校,另外一个人是大队长王子江。他大概也没费什么力气就考取了,因为他的哥哥姐姐都是这个学校毕业的,所以他还要费什么力气呢?我没有哥哥姐姐都考取了,他有哥哥姐姐怎么会考不取?反正,如果以后他成了了不起的人物,人家为他写传记,他家三个小孩都是这个重点学校毕业的,肯定会写上。
    另外还有一件事也要写上,我七岁的时候,在我家参加课外小组活动,我拿起桌上的一瓶橘子水喝,他走过来和我抢,瓶口一扳,把我的门牙扳掉了半颗,从此以后,我就缺了半颗门牙。只要我一张开嘴巴,所有的人都知道,我缺了半颗门牙!后来即使不张开嘴巴,人家也知道我缺了半颗门牙,所以你说这一件事情能够不写上吗?如果后来我也成了了不起的人物,有人为我写传记,肯定也会说,他之所以成为了不起的人物,就是因为他缺了半颗门牙,笑的时候很可爱。如果我成了演说家,写传记的会说,他成为演说家,是因为他缺了半颗门牙,别人的声音还没有发出来,他的声音已经抢先出来了。总而言之,这件事情要写!写了,被我读到了,我就会由衷感激他。读一次感激一次,每次读每次感激。
    不过,王子江一次也没有向我道歉过。照理说,把别人门牙敲掉一半,是应该道一道歉的,优选买一点苹果、香蕉、橘子带给我吃,可是他没道歉。他的爸爸妈妈哥哥姐姐还有他奶奶也没有道歉。我爸爸妈妈外婆妹妹也都没有要求他们道歉,不过我妹妹那时才两岁。
    我想起来,还有一件事也应该写到传记里,他家每天都吃胡萝卜。中午,我去他家等他上学,他都正在吃午饭。他和奶奶面对面坐,桌上有一碗炒胡萝卜丝,他和奶奶都吃得叽里咕噜响。叽里咕噜的声音从嘴巴里发出来很诱人,所以我也回家对外婆说,我要吃炒胡萝卜丝!外婆说:“不是炒过的吗?你说不好吃。”我说因为外婆炒得和王子江奶奶炒得不一样。外婆只好又炒,可是我吃了一筷子又不要吃了。看样子,炒胡萝卜丝只有王子江家的人才会吃得叽里咕噜。
    我没费什么力气就考取了这所重点中学,意思当然不是说不要费力气,如果费力气那就反而考不取。我的意思是,我基础好,没怎么复习,一考,就进了。那么基础不好的呢?他们填志愿的时候,根本就不填重点,直接填普通中学、技工学校,没人觉得那有多么丢脸,丢得简直要把脸藏起来,藏得像屁股一样让别人看不见。那时,光荣和丢人主要不是表现在是不是考重点中学,如果不考重点中学,脸也不会变成屁股。那时的脸好像和现在的脸不一样,那时的脸不像屁股,现在的有点儿像屁股了。
    那时老师也帮我们复习。可那时的复习和现在的复习比,简直不算复习。那时稍微复习一下就结束了。所以那时我没费什么力气,大家也都没费什么力气。没费力气考取,没费力气没考取,没费力气上学,没费力气就小学毕业了。
    爸爸妈妈也没费力气。
    他们没有白头发。如果有白头发,也没有一根是为我上学白的。
    他们也都不怎么管这事。我是说填志愿。我爸爸妈妈也不怎么管。
    就好像每个人都是棋子一样,位置已经规定好了,是车的,就停到车的位置上;是炮的,就蹲在炮的格子里;不像现在,全想当将。所以那时考中学风平浪静,没人凶神恶煞,大打出手,上蹿下跳,鸡飞狗跳,以为人生马上毁灭了,幸福家庭马上毁灭了,一切都毁灭了。
    什么都不会毁灭。人人脸上和蔼可亲,傻里傻气,该进技校的和蔼可亲地进技校了,该进重点的傻里傻气地进重点了。快要填志愿的时候,有人开始傻里傻气地说,哪个中学靠前好,哪个中学第二好。对靠前好、第二好有兴趣的,就傻里傻气地也参加了说什么靠前好、什么第二好,没兴趣的那么什么好玩就继续玩什么,在不喜欢的课上继续废话连天做小动作。
    那些人傻里傻气地说靠前好、第二好的时候,我根本不往耳朵里去。我甚至像个白痴一样地想,要填内江中学。我想填它的理由是,我在体育场后面的小河钓鱼时―直看见它。它的围墙是红砖的,教学楼也是红砖的,很好看。不过等我真的填的时候,却干脆利落地填了别的。我填了靠前好的重点。内江中学大概连第十好也轮不上。P9-25

商品参数
基本信息
出版社 明天出版社有限公司
ISBN 9787533285715
条码 9787533285715
编者 梅子涵 著;马蜂 绘
译者 --
出版年月 2015-05-01 00:00:00.0
开本 32开
装帧 平装
页数 80
字数
版次 1
印次 1
纸张
商品评论

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[发表商品评论]

商品咨询

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[发表商品咨询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