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
服务电话 024-96192/23945006
 

江河红颜 这是一个令人唏嘘的穿行了半个多世纪悲欢离合的人间故事,动荡年代的兄弟传奇,亲情与信仰冲突使一切变得诡谲。这部小说更像一部家庭围观史,有体温,有血泪,有信仰和茫然,也有苦难与恐惧,但它的主线是宽恕。宽恕不是忘却,而是铭记过去,要我们抛开历史偏见,去感受那在苦难重压下人的尊严。

编号:
9787571610937
销售价:
¥45.24
(市场价: ¥58.00)
赠送积分:
49
数量:
   
商品介绍

内容简介:

《江河红颜》的故事从1948年11月初沈阳解放写起,到1988年底结束。这四十年风云诡谲,希望、苦难、阵痛、迷惘掺揉在一起发酵,这样生态环境,是对人性的考验。我有追溯这段历史的冲动。”郝洪军接受采访时说,《江河红颜》的创作源于对历史的敬畏,“是谁生活在那样的大时代里?我自然想到了我的父辈们。他们就是在那个年代走来的。我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,津津乐道于自己的父亲兄弟四人,爷爷有12个孙子,7个孙女。他们年轻时经历风云际会的大时代,有激情,有卑微,有执着,有迷惘,也有浓烈的家国情怀,他们是值得铭记的一代人。见证了一个城市的历史,也见证了一个国家的历史,而历史如同一面镜子,每个人都无法回避。

《江河红颜》的故事跨越整整四十年。郝洪军说在创作时,主要靠人物命运来搭建故事。在时间的长河里,不能展示人物性格命运年代会被按“快进键”。“弟弟霍春河心高气傲又敏感多疑,在朝鲜战争结束后,他不甘于只是被分配到机床厂做保卫处干事,自觉怀才不遇,自卑又敏感的性格导致兄弟间矛盾重生。在偶然被提升至公安分局后,又与女教师谭菊菊发生私情。岂料‘文革’期间,反被谭菊菊揭发历史问题,最后在劳改农场自杀。哥哥霍春江则有着长子担当、信仰坚定,但在沈阳解放的关键时刻,受亲情羁绊,他若无其事地放走弟弟。于是,四十年的时间里,他一直活在阴影之中。更虐情的是,活在阴影里的霍老大,还要面对自己当初暗恋的女兵嫁给了二弟。”

渡尽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。这是一个令人唏嘘的穿行了半个多世纪悲欢离合的人间故事,动荡年代的兄弟传奇,亲情与信仰冲突使一切变得诡谲。郝洪军说自己更关注的是个人被时代左右的命运,以及由此带来的情感变异、精神的成长或变坏。“这部小说更像一部家庭围观史,有体温,有血泪,有信仰和茫然,也有苦难与恐惧,但它的主线是宽恕。宽恕不是忘却,而是铭记过去,要我们抛开历史偏见,去感受那在苦难重压下人的尊严。”

郝洪军的创作里始终在追求一种温暖,他认为这种温暖来源于宽恕。在《江河红颜》里,有苦难、血腥、迷惘,但最终宽恕带来的温暖抚平了这个家族的伤口。


郝洪军除了霍春江、霍春河这两兄弟,郝洪军还刻画了许多生动的小人物。“我比较喜欢小说里两个小人物,一个是冯储卫,一个是秦松。冯储卫是旧警察,曾是霍老大的兄弟。他恶习难改,1949年之后还一度作恶多端,被霍家老三打断了腿,但他的生命力非常顽强,渡尽劫波后重新融入霍家的生活之中。至于秦松,霍家老二的死粉,他从一个血气方刚的国民党青年军人,竟然活成一个仙风道骨让人尊重的高僧。”郝洪军说:“他们是配角,但他们有血有肉,没被标签化。他们在时代的裹挟下,都身陷山崩地裂的境遇,最后没有迷失,又汇入新生活洪流之中。他们和霍家兄弟一样,会铭记苦难,更会感谢命运垂青。同时,他们一路走来,也会深深感悟到,宽恕是让人前行的弥足珍贵的力量。”

“那些风云变化的历史事件在我们这个太平年代是没有了,但先烈们为了理想献身的热血依然能让年轻读者共鸣;现在大家族也变得越来越少了,新时代里独生子女们很难去感悟枝繁叶茂的大家庭生活了,所以很多年轻读者说能在我的作品中感受到家族的艰辛与温暖。好的作品是超越时代的,希望我能带给读者更好的感受。”郝洪军说。



专业推荐:
评论家叶匡政:《江河红颜》说的是动荡年代的兄弟传奇,亲情与信仰冲突使一切变得诡谲。作者超越了庸俗的历史观,他更关注的是个人被时代左右的命运,以及由此带来的情感变异、精神的成长或变坏。它更像一部家庭围观史,有体温,有血泪,有信仰和茫然,也有苦难与恐惧,但它的主线是宽恕。宽恕不是忘却,而是铭记过去,要我们抛开历史偏见,去感受那在苦难重压下人的尊严。
 
作家洪峰:渡尽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。这是一个另人唏嘘的穿行了半个多世纪悲欢离合的人间故事。
 
导演高群书:回望历史,多少人,多少事,都令人唏嘘。
 
网络大咖张恩超:读完《江河红颜》,他说有五个字挥之不去,那就是:长子的情怀。沈阳是共和国的长子,在这片厚重狂野的土地上,在共和国成立前夜,一个生活中的长子,因为亲情放走了因战争而敌对的二弟,风云变幻,时局更迭,阴差阳错,长子之宿命,犹如这个城市,令人唏嘘,令人感动,也令人沉思。
 
编剧羊驰:他能把一段尘封的历史用一段爱恋描写得惊天动地并又情意绵长,让人读得酣畅淋漓。从人性角度写人和事,这是一位作家具备的可贵品质。
 
制片人齐康:历史的车辙被大雪所掩盖,犹如隐秘的真相被人心所包裹。江河红颜,春秋虐恋,兄弟歧念,沉浮谍变,撕开历史与人性的真相,令人震撼动容。
 
教育家李天时:人世间两个永恒的主题,爱与死亡。在《江河红颜》中,与国共合作与斗争史、共和国成长史交融一起,沉淀为民间秘密档案。拿破仑说,世间各种中,我独爱以血写成者。残酷的温情,以此为荐。
 
专栏作家棋哥:顾拜旦先生有句名言,体育的本质是和平年代的战争。曾为著名体育记者的郝洪军老师,不仅能把体育写成“白日放歌须纵酒”,更把小说《江河红颜》故事讲得“青春作伴好还乡”。

作者简介:

郝洪军,沈阳人。出生辽宁省建昌县。曾做过教师、记者。现为《辽沈晚报》文体副刊中心总监。资深媒体人,足球评论以犀利、深刻及视角独特见长,与李承鹏黄健翔等人曾被称中国足球评论界标志性人物。最早在新浪、搜狐等网站开设专栏,撰写大量有影响的评论。出版《独家有多毒》、《球事儿》、《球事儿Ⅱ》、《中国足球窝案》专著以及小说《致命嫌疑》、《《江河红颜》其中《致命嫌疑》和《我是余欢水》《沉默的真相》等被广电总局评为2020年优秀网络视听作品。


沿着作者对一段过往的追溯,在熟悉的地名中,找寻一段历史,探求一段过往...

引言
小城丹东风清云淡。鸭绿江桥边,游人穿梭来往。成群的江鸥低旋,鸣叫着,不时扑棱着翅膀在水面上觅食。熙攘的游人,有的把不远处的断桥当背景拍照,有的伸着脖子,张望着对面灰蒙蒙的朝鲜新义州。而在江岸僻静的一角,80岁高龄的索颜满头银发,爬满皱纹的脸庞上露着微笑。她坐在轮椅上,眯缝着眼睛看着对岸,搭在轮椅上的手微微颤抖着。
江面上有游船穿梭,船上的人指点着对岸灰暗低矮的楼房。岸那边,有光腚的孩子在水里嬉戏,也不时向对岸张望。江上的断桥原是12孔可开闭的铁路桥,1950年11月上旬,美军的狂轰乱炸,大桥被拦腰炸断,朝方一侧钢梁落入水中,中方所剩四孔残桥保留至今。
索颜凝望一会儿,头微微侧向霍春江说,春江,有生之年,再望一眼朝鲜,我知足了……你可听着,我死那一天,骨灰就撒在这条江里。霍春江已82岁,神情矍铄,戴着一顶遮阳帽。他笑着说,我老了那天儿,要回老家!陪爹妈,还有大姐!春河、春湖、春海……你咋地?一个人到江里躲清静?还是跟我们回老家吧?
霍家长女叫霍春燕。她有四个弟弟,父亲以江、河、湖、海命名。除了老大霍春江,长女和其他几个兄弟前几年陆续去世。霍春江说自己不肯离开这个世界,是因为索颜还活着。他们到了这个年龄,谈论生死如同谈论饭菜一样自然,但子女们不愿听这样的话题。推着轮椅的是霍春江的小儿子霍简明,他刚过完45岁生日。霍简明穿着一身警服,藏蓝色的肩章上缀钉着三枚四角星花。他躬身对索颜说,二婶,你这身子骨还硬着呢……你们活到一百岁没问题!
索颜嘟囔一句,再活就变成妖精了。她目光又落在霍春江脸上,笑着说,回老家?算了……不回去了!当年,我过了这条江,在朝鲜战场认识了春河,骨灰要撒到这条江里,就这么定了!再说,回老家,是埋在你身边,还是埋在春河身边?
时光荏苒,岁月如江河般流淌而去。铅华洗尽,红颜褪去,霍春江和索颜两位耄耋老人,他们曾是两情相悦的战友。但在六十多年的风风雨雨里,这对被命运惊飞的鸳鸯,又猝不及防地生活在一个屋檐之下,相互搀扶,温暖地走进了2008年。
曾几何时,在沈阳的北市场,索颜的脖子上挂着一双破胶鞋,霍春江胸前挂着牌子。两人被按得像一对儿虾米,红卫兵拿着喇叭对着人群喊叫:“睁开雪亮的眼睛看看吧!历史反革命分子霍春江跟他的兄弟媳妇睡在了一起!他们伤风败俗,丧失人性,是大流氓,大阿飞!让我们把他们永远打翻在地,踏上无数只脚吧!”
时间进入2008年,80岁高龄的索颜,身体状况越来越差。
年初,她上腹胀痛,并伴有恶心呕吐,最初以为急性胃肠炎,后来临床排查,她患上心力衰竭型冠心病。索颜得知病情,拒绝做搭桥或支架手术。到了八月,索颜睡眠质量很差,夜里总在梦中惊醒。她告诉霍春江,一闭上眼睛,就到了朝鲜战场。敌机在天上扫射,春河拉着我在地上跑!一跑就没完没了,筋疲力尽!春江,我俩去趟丹东吧,马上就去,我要看看鸭绿江,回来准能睡个好觉了!
索颜的想法让家人为难。霍家儿孙满堂,可两个过了80岁的老人去看鸭绿江?索颜还坐着轮椅,折腾得起吗?霍简明知道这事儿,跟霍春江说,爸,几个弟弟妹妹都忙着工作,我正好有两天假没休,我陪您和二婶去丹东。
霍简明揣着硝酸甘油、速效救心丸、丹参滴丸等急救药物。他从沈阳开了近六七小时的车,陪着两位老人到了丹东。先参观了抗美援朝纪念馆,然后又来到江边,找一个游人稀少的角落,在徐徐微风中,让他们平静地回味往事。
江边儿,索颜又叨念起自己的儿子霍简昊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霍简昊军校还没毕业,就报名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,随后一直在北京服役。霍春江知道索颜想儿子了,他说,简昊是师级干部,咋能说走就走呢!这样吧,明年开春,让简昊请几天假,我们把家人都喊着,大家一起再来丹东。
霍春江笑眯眯地说着,叨咕半天见索颜没搭话,侧头看她一眼。索颜头靠在轮椅上,闭着眼睛。霍春江自言自语,这老太太,一眨眼睡着了。霍简明俯身看了一下,觉得异样。他用手摸摸二婶的脉搏,脸色煞白地看着霍春江说,爸,二……二婶犯病了!
霍简明急忙掏出速效救心丸往索颜嘴里塞,然后掏出手机拨打120急救电话。霍春江盯着索颜的面孔,不时用手摸摸她的脸庞,或掐着她的人中穴,急促地喊着她的名字。五分钟后,救护车呼啸而至。医护人员紧急抢救,最后摇摇头,无奈地说,患者因有冠心病史,她因神经过度兴奋导致猝死!
冥冥中,索颜一次对青春的探望与追忆,竟成了与生命的告别。遵她的遗愿,她的骨灰撒进鸭绿江里。送走索颜,从丹东回沈阳的第二天晚上,霍春江坐在沙发上准备看奥运会比赛,他紧张地盯着电视,可刘翔却忽然退赛,霍春江气得骂了几句,又咳嗽两声,头便歪在沙发上。家人围过来时,霍春江瓜熟蒂落,溘然辞世。
他们相约而去。
他们传奇的一生却扑面而来!他们的故事应该从1948年11月2日开始。那天,沈阳飘着小雪,势不可挡的解放军如滚滚洪流,要向驻防沈阳的残敌发起最后的进攻。索颜作为二纵先遣队提前进城女兵,她和地下党霍春江正准备迎接沈阳解放……
 

商品参数
基本信息
出版社 沈阳出版社
ISBN 9787571610937
条码 9787571610937
编者 郝洪军
出版年份 2021
版次 1
印次 1
商品评论

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[发表商品评论]

商品咨询

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[发表商品咨询]